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穿书之嫡女翻身记 > 第4章 打听消息

第4章 打听消息

    翌日,谢清韵一大早就起来了,昨日她用了那黑衣男子给的药后,果真感觉好多了,虽然那人是带着目的帮助她,但她不得不承认,这两瓶药让她的处境稍微好转了一些。
    话说她还不是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呢,带着面具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,而且昨天跟她讲话时,声音明显有些刻意低沉,所以黑衣男子应该变了声音。看来是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身份。
    谢清韵边琢磨着那个人会是什么身份,边出了房门准备活络活络下筋骨,毕竟这具身体太瘦弱了。
    出了房门,她环顾四周,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,发现屋子外围种着许多竹子,不愧是叫竹苑。
    她现在住的屋子靠右,靠左的房子是原身娘亲李氏住的屋子,被大火烧的已经破败了,上面长满了青苔,映衬着竹林,倒是别有一番韵味。
    了解了一下周围环境后,谢清韵就自顾自地锻炼起身体来了。
    柳儿端着早点从竹苑的小厨房出来,结果就看到自家小姐慢腾腾地摆着一些奇怪的姿势,还把自己的裙摆撩起来扎在了自己的腰带上,像个男人一般。
    她不禁目瞪口呆,差点要把自己端的托盘给摔了。
    “小姐,你在干什么?”柳儿连忙问道。
    谢清韵恰好这时已经打完好一套太极拳了,深呼吸一口气,收功,道:“一种锻炼身体的法子,我随便练练。”
    可惜她现在不能做激烈的运动,不然就直接做俯卧撑锻炼一点臂力了。
    柳儿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小姐,你以后别在外人面前做这种事了,不然很不雅观。”
    谢清韵见柳儿指着自己的裙子,笑道:“这不是没有外人在嘛。”
    柳儿点点头,不再说话了,她昨天其实一夜没睡,想得都是小姐的事,以前的、现在的。
    她发现小姐真的变得不一样了,以前的她很敏感很脆弱,总是暗自神伤,每天以泪洗面,唯一的寄托便是在她爱慕的三皇子身上。
    可是现在,小姐变得自信冷静,还做一些以她的身份根本不会做的事,比如说锻炼身体,把裙子撩起来,这真是令她太陌生了,陌生到她有些害怕。
    谢清韵进屋淡定地吃起早餐来,面对柳儿不时偷偷打量过来的目光,她假装没看到。
    她知道她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应该让柳儿对自己有所怀疑了,但是,她并不打算在柳儿面前假装自己还是原身,她也不能假装,毕竟她没有原身的记忆。
    柳儿是一直跟着她的人,她就算装得再好,也会露出破绽,还不如该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
    吃完早餐,谢清韵随意问道:“柳儿,你知道现在京城的势力分布吗?我现在好多东西都不记得了。”
    “知道一点点。”柳儿道,她听自家小姐说自己失忆的事,只好把刚刚的怀疑沉到心里了,可能真的是因为小姐失忆所以才性格大变吧,今天小姐做的那些奇怪动作也许跟昨天的黑衣人有关呢。
    “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行了。”
    “京城大大小小的官员我就不太清楚了,但是与我们谢府有关我倒是知道一点,京城有三大家族,谢家,林家,王家,其中谢家和王家是外戚,老爷的嫡姐是当今皇后娘娘,这个想必小姐应该还记得吧?”
    谢清韵微微颔首,道:“这个还记得,我还知道林家为何是三大家族,因为曾经的林家家主是先皇的太傅,太傅去世后,林家靠着祖先的荫蔽才发展起来的。”
    要说她为啥知道这个林家,是因为书中描写的一个男配就是当前林家家主、当朝宰相的嫡子。
    那个男配是个纨绔子弟,被谢子叶一勾就勾到了手,最后林家在太子位置竞争中站队的时候,站在了二皇子这边,谢子叶女主光环妥妥的。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样的。王家也是外戚,是当今圣上十分宠爱的贵妃的娘家,王家曾经的老家主是镇国将军,现任家主也是当朝的兵部侍郎,很受皇上重视。”柳儿又道。
    谢清韵唔了一声,表示了解了。
    她仔细找了找书中的内容,发现谢连现在也还混得不错,是礼部侍郎,虽然没太大的权利,但也不容易得罪人。
    “好,我大概知道了。”谢清韵沉思着颔首。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我以前听府里人说的,也不一定就对了,也许现在京城形势会变化呢。”柳儿连忙道。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谢清韵不在意地摆了摆手,她本就只需要知道一个大概而已,如果消息不正确,到时候再打听就行了。
    这时,谢清韵听到门外隐约有脚步声传来,立即跑到床上躺好,并道:“柳儿你就说我睡了。”
    柳儿不明所以。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门外来了个人,她才理解小姐的意思。
    “二小姐,您怎么来了?”柳儿连忙迎上去,暗道自家小姐的耳朵真尖,这么远就能听到二小姐的脚步声。
    “我听人说姐姐好了,特意来看望。”谢子叶露出一副担忧的神色,仿佛很是愧疚,“都怪我前几天不小心摔了一跤,摔倒了姐姐身上,才让她磕到脑袋,如今她没事我就放心了。”
    最后两句话,谢子叶故意说的很大声,想把床上的谢清韵给吵醒。
    谢清韵听到如此不要脸的话,默默地在心底翻了个白眼,这惺惺作态的样子,还真不像是个才十三岁的女孩,古代人果然早熟。
    要不是她现在不想与谢子叶正面对上,早就直接跟谢子叶呛上了。
    但现在,她还是装睡吧。
    “姐姐还没醒吗?”
    “回二小姐,刚刚小姐喝了药,头脑昏沉,所以又睡过去了。”柳儿不慌不忙地解释道。
    谢清韵躺在床上默默地给柳儿点了个赞。
    谢子叶有些不信,于是走近床边,探头瞧了瞧往床里侧着睡的谢清韵,只看到谢清韵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,甚至遮住了一半眼睛,好像确实是睡着了。
    她见自己这个嫡姐这幅凄惨的模样,不由得勾了勾嘴角,心中很是爽快。
    谢子叶心底暗道:叫你勾引我看上的男人,真是罪有应得。
    “今天不是上元节嘛,晚上设了宫宴,皇后娘娘特意邀请了我们家。我娘亲叫我来问一下姐姐要不要去,不过看姐姐这样子,应该也去不了,啧啧,真是可怜,姐姐错过能够见到表哥的机会了呢。”谢子叶不管谢清韵到底睡没睡,继续说道。
    其实她娘亲没叫她来问去宫宴这回事,她的本意纯粹就是来向自己这个所谓的姐姐炫耀一下的。
    谢清韵听到这话,心底冷笑了一下,她完全不在乎能不能去好吗,她可一点都不想沾惹上有关皇室的事。而且到时候设宴,女眷聚在一起,男眷聚在一起,想见三皇子也难见到。
    她现在还不想到女人堆里去,到时候漏了破绽就不好了,毕竟她还没学古代的各种礼仪。
    谢子叶说完话后,见谢清韵躺在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才真的相信谢清韵是真的睡着了,而且还睡得特别死,连听到表哥的事都没反应。
    她顿时没有呆着这里的兴趣了,抬腿就要走,走之前,她状似不经意的问道:“柳儿,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前几年我看姐姐好像戴过一个羊脂玉手镯,上面雕刻着祥云纹,你知不知道我姐姐放哪了?我今天进宫赴宴,想借着戴一晚上。”
    柳儿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,奴婢并未见过小姐戴羊脂玉的手镯,女婢经常整理小姐的首饰盒也从来没见过。”
    谢子叶听了这话有些失望,她其实也知道从丫鬟嘴里肯定问不出什么的,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。
    至于她刚刚说的谢清韵曾经戴过这个手镯,那只是她胡诌的罢了,她也从未见过谢清韵戴那个手镯,只是从自己娘亲那里知道那订婚信物长什么样子而已。
    没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,又没炫耀到谢清韵,谢子叶十分不爽地回去了。
    过了一会,谢清韵确认谢子叶走了后,才起身,示意柳儿关门。
    她把纱布挪了挪,露出自己的眼睛,这才感觉到舒服一点。
    “小姐,”柳儿急道,“刚刚二小姐说的宫宴你去不成了怎么办?”
    这可是结交皇宫贵族的好机会,一年也难得遇到几次的。
    谢清韵呵了一声,“你以为她真会让我去不成?”
    柳儿愣了,“难道说二小姐不是真心来邀请小姐入宫,而是故意来给小姐难堪的?”
    “你还不算太单纯。”谢清韵赞赏地看了柳儿一眼。
    “二小姐怎么能这样!我以为她是真心来探望小姐的。”柳儿不敢置信道。
    谢清韵见柳儿这样,又向她说了个事情的真相:“我受伤是她故意推的,她假装摔倒,然后推了我一把。”
    柳儿顿时瞪大了眼睛,忍不住气红了眼,二小姐居然这么害自己小姐,真是太可恶了。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事了,刚刚她说的那个什么羊脂玉你真没见过?”谢清韵连忙转移话题。
    她翻了翻书,发现书中确实有一个情节,就是谢子叶为了让自己与皇室的婚约更加名正言顺,在原身死后,从原身房间里找到了一个羊脂玉手镯,是与皇室婚约的信物。
    “没见过,小姐,你的首饰盒里绝对没有这个东西。”柳儿肯定道。
    “找,在这个房间里找,肯定能找到。”谢清韵吩咐道,又向柳儿扯了个理由,“我对这个手镯确实有点印象。”
    柳儿听命去找。
    谢清韵环顾整个房间,仔细观察了一下有可能藏东西的地方,把目标瞄向了自己的床。
    她翻找了整个床铺,掀开床垫,敲了敲,果然找到了一个可以活动的床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系统送我去吃肉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