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男友文学 > 最后的唐人 > 第五十八章 有沟!真的让人很上火呢

第五十八章 有沟!真的让人很上火呢

    丁延徽作为一个小角色偶尔划划水,应付一下差事本来是件无可厚非的事情,但坏就坏在他找的借口,并不是晋军的战法有多新奇,亦或是火器如何的犀利,而是仍延续着惯常的套路,一味的强调敌方人多势众,这就太没创意了。不过更坏的是王景仁等人居然相信了他的说法,这就让人很无语了。
    不相信还能怎样,梁军上下无论将帅还是士卒,对于战争的认知从来都是抡着刀片子互砍,这个几乎是写进基因里的。尽管葛从周、朱友裕等人在李存勖的火器面前吃过大亏,但大家也都是道听途说,听过之后最多也就是“啧啧”两声,出于礼貌惊奇一下而已,心里除了鄙视一番葛、朱之流靠资格上位外,倒更增加了对自己的肯定,都认为有朝一日自己对上了晋军的话,必须要好好打个样,给这些浪得虚名的家伙看看。
    于是丁延徽很轻松的就躲过了临阵怯战、出师不利的罪责,反倒被王景仁好言安慰了几句,算是抚平他“非战之罪”而带来的愤懑。
    既然如今晋军已经转攻为守,那接下来就要轮到王景仁这边出招了,一座小小的石桥,想要拿下也就是一顿饭的时间而已,实在不行那就两顿饭。
    “杨师厚,本帅命你率领本部人马......另外再调拨三千龙骧军,明日直趋野河渡口夺取石桥”,王景仁到底还是征战沙场的宿将,自然知道战略上要藐视敌人,但战术上则必须重视敌人,因此他除了让杨师厚率领本部的七千人马外,又给他补充了三千名骑兵,正好一万精兵。
    之所以说是“精兵”,是因为杨师厚手下的这些人马,以前还有个名字叫“魏博牙兵”。当初他作为朱令雅的送亲使者,一夜之间屠尽魏博牙兵的核心后,便一直留守在魏博镇。
    几年的时间他也没有闲着,老一代牙兵虽然凋零,但燕赵大地自古就是民风彪悍、崇尚武力,对于这些好兵苗子杨师厚岂能轻易的放过,因此他也是不惜血本砸下重金,将这些眼看就要失业的牙兵,招揽到了自己的麾下。
    原本他与牙兵之间已经结下了血仇,但牙兵中也有明白人,知道杨将军只是奉命行事,冤有头债有主,真正的仇家是开封城里的那位。
    这个念头一通达了,牙兵们便没了思想包袱,不仅放下了对杨师厚的敌视,反倒对他倒更加的忠诚了。自从投到杨师厚的营中编练成军后,这些牙兵便自号“银枪效节都”,意思是只忠于他杨将军,至于朱老三嘛,就只有三个字“去他滴”。
    杨师厚原本的打算就是想扩充一下兵力,这么能打的士卒白白浪费掉就太可惜了,结果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收获,简直太让人喜出望外了,自此后他就将这些牙兵视为了自己的私兵,器械、饷银不但从优,而且都是按时发放从无拖欠。
    既然是私兵,那首要的就是为自己服务了,结果被王景仁轻飘的一句,就要拿到战场上当炮灰,气得杨师厚心里大骂王景仁不是个东西,可人家是主帅,自己要是公然抗令不遵,立马就是人头落地,无奈之下杨师厚只得接令转身而去。
    不过总算王景仁厚道,还给他拨了三千龙骧军,听名字就知道这是梁军中的重装骑兵了。杨师厚出了大营心里就在不断的盘算,有这三千龙骧军应该也够用了。
    毕竟一座石桥而已,四下里一片的开阔地无险可守的,连续来上几次“猪突”应该就能拿下了。即便是晋军的火器犀利,自己拼着损失掉一些人马,只要能拿下那座石桥,就什么都能掩盖过去的。
    至于损失掉龙骧军?呵呵,那是皇帝陛下的精锐,可不是他杨师厚的,损失得再多又有什么打紧,只要手下的“银枪效节都”在最后冲过石桥,那就是大功一件,其他的就由王景仁这个鳖孙去扛好啦。
    心里计划停当杨师厚就命令龙骧军在前,“银枪效节都”压阵向着石桥渡口杀奔了过来。尽管气势上杀气腾腾,但等到了地方却都傻了眼。
    平心而论杨师厚并不是丁延徽那种小角色,那也是吃过见过的主儿,可晋军的这个阵势他属实是有些懵逼。从来两军厮杀都是各自摆好阵势,先在造型上拿捏对方一下。
    可此刻、现在、眼前却是一马平川,根本就看不到晋军严阵以待列阵相迎。“怎么回事?丁延徽不是说晋军在石桥渡口集结了重兵吗,人呐!”,杨师厚满脸的问号,瞪着眼睛四下的张望着。
    到底是梁军中的名将,三两下就被他看出了端倪,地面上虽然看不到晋军,但石桥之前好大的一片区域,竟然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沟壕,隐约之间那些“沟”里似乎还有人影晃动,来回不停的奔跑着。
    这就不仅仅是蹊跷了,晋军也太会玩了吧,难道指望挖些沟沟坎坎的就能阻挡住梁军的脚步?这个念头在杨师厚脑中只是匆匆一闪,便被他抛了出去。
    虽然在大的战略态势上,梁军几乎是“半包”了整个河东,但晋军的将领那也都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,断断不会搞那种孩童的把戏,或是异想天开,眼前这些沟壕看似杂乱无章,但细看之下又似乎暗合了阵法的奥义,而且“沟中”人影绰绰,肯定是埋伏了军兵,如果再配置上河东专有的火器......。
    杨师厚跟刘鄩一样都是那种带着脑子打仗的,尽管对火器的接触不多,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发散性思维。虽然在认知上还很欠缺,但杨师厚心里明白,从来掘壕就是为了防备敌军,为其进攻制造困难,可从来没见还过沟里还放人的,仅凭这一点,就能断定这与晋军最擅长的火器有关了。
    “真的.....很让人上火呢”,杨师厚嘬着牙花子喃喃道。在来的路上他就打定了主意,要让龙骧军打头阵先行冲击晋军,可如今面对着一连串的壕沟,这些重装骑兵根本就派不上用场。
    人家晋军根本就没有列阵那还冲个屁,总不能让这些骑兵冲到沟前,下马跳进沟里面与晋军作战吧。况且龙骧军上下个个都是长枪大戟的,即便下到沟里也施展不开的好吧。这个时候杨师厚要是强令龙骧军“冲阵”的话,明显就是憋着坏心眼呢,事后老朱只要稍一复盘,就能看出杨师厚这是在拿自己的“老本”当炮灰呢。
    思来想去之下,杨师厚一咬牙还是决定这一阵由“银枪效节都”来打主攻,龙骧军嘛用来压阵就好。“银枪效节都”虽然也是自己的“老本”,但本钱没了还可以再攒,要是惹恼了皇上丢了老命,可就什么都没有啦,这笔账杨师厚还是拎得清的。
    “银枪效节都,上前!”,主意已定杨师厚当即声嘶力竭的叫喊道,只是声音威武霸气之中竟然透着那么一丝的心疼,还有不甘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上下左右 大小姐(校园SP 1v1) 万相之王 系统送我去吃肉 见月(1V1 H)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